鱼骨姬

这里是鱼骨姬,可以叫我鱼骨,不务正业的黑化病娇专业户一枚。

月考政治历史第一,数学物理倒数第一

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

我怕不是个天才哦呵呵呵

?你不配有特征?

快乐屏蔽~

[俄中]白云的彼端(3)

辣鸡写手又来污染tag了。。。


依旧是  19岁颓废书店老板俄×25岁文艺青年瓷


非国设,与时政无关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    这个叫cn的东方人,真的很奇怪。


    这是Russia在cn来的第八天后,最真实的想法。


    他记得cn来这里,是为了看他的父亲,以及找到那本叫《白云的彼端》的书。但现在,USSR已经去世,cn却并没有离开,反而留了下来。


    Russia每天早上九点钟开门,如果他昨晚喝醉了,可能一上午都不开门,也有可能早上五点不到就开门。许多当地的居民都抱怨他的随性,让他们有时候连书都买不到。


  

 

    但让Russia惊奇的是,无论他什么时候开门,cn都会准时站在门口,即使外面天还没亮,cn都是穿着得体,神清气爽地迎接他,仿佛不是去书店,而是去赴宴。


  

  

    就连cn的读书品味,Russia也不是特别清楚。这个东方人似乎什么书都读,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区别,他似乎是所有书的针对读者阶层,昨天Russia还看到他捧着一本儿童绘本看得津津有味,今天却又在看之前那本《追忆似水年华》的第五部。


    

    Russia趴在桌子上,午后的时间似乎变得格外漫长,没有什么客人会在这时候买书,他大可以睡一觉,但他昨晚睡得早,现在并不困。


   书店里没有椅子,Russia也不可能去额外拿一把,所以cn唯一的选择就是坐在地上。好在cn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,背靠书架,把书靠在膝盖上慢慢看。周围是摞得老高还没有放到书架上的书,cn就坐在书和书架之间,如同淹没于高草丛的雕像。


   cn看书看得很慢,Russia数过,差不多要三分钟,cn才会翻页。翻页的时候,指尖在书页之间轻轻挑起,动作很轻柔,一看就是个爱惜书本的人,金色的阳光会细碎地从指尖和书页边缘透过,让Russia想到裁剪好的洒金笺。


   cn又翻了一页,却发现这一页被折了角,眉头皱了皱,转头问Russia:


  “Russia,这本书怎么被折角了?”


  “我之前看到那里了,你别管,往后翻就行。”Russia懒洋洋地回了句。


   cn无奈地笑了,用食指把折角的地方细细抹平。


   “最好不要在书上折角,你有书签吗?”


   “没有。”Russia把头埋在臂弯里,声音听起来闷闷的。


   “那我回头去捡几片落叶,做成书签给你吧。”cn终于把那个折角抹平了。“真是的,明明是卖书的,怎么还这么不爱惜。”


    Russia的眼前,突然浮现出一副略显模糊的画面。


   “Russia,你怎么能给书折角呢?”


   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书,书页上有一个明显的折角。


   USSR一脸严肃,声音几乎像是从天上传来的。


   “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能这么做吗?”


   “对不起,爸爸。。。。。”他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了这句话。


   “Russia,我对你很失望。”


    Russia突然笑了,笑里却泛着苦涩。


   那时候他才几岁?五岁?还是六岁?


   无所谓,都是一样的。


   反正我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就只会让你失望。


   从里到外,彻彻底底地失望。



   “啊,说起来,你居然看到第五部了啊。”


   cn的语气里是不合时宜的惊喜和欣赏。


   “很不得了了呢,很多人连第一部都看不下去,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,这种书是看不下去的。”cn像是看到金块的淘金者那样兴奋。“你果然有了不得的才能啊。”


    了不得的……才能?


    Russia不屑地笑了,他有个屁的才能,他就是个废物。


   “你后面的看了吗?”


   “没有,不想看了。”


   “欸?为什么?”


   “不喜欢。”Russia淡淡地说道。“里面对同性恋的叙述不太喜欢。”


   “啊,这个。。。。。。”cn尴尬地笑了笑。“的确,有的人会不喜欢呢。”


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


    他们在哪之后便没有再说话,书店又一次恢复了静寂,只是这一次的静寂让他们两人都难以忍受。


    必须得说点什么。


    Russia看着cn,阳光为东方人的侧颜镀上了一层金边,美好得像剪影。


   如果要把cn比作一本书的话,Russia一定会把cn比作一本精装书,包装不用太华丽,封面一定很平整,没有那些市面上畅销书常见的夸大其词的推荐语,也没有那些稀奇古怪花里胡哨的包装设计,只是普普通通的书名和作者名。没有塑封,也没有摆在高高的书架上,就坦然地放在那里,却吸引着每一个路过的人去翻开他。


   Russia突然意识到,cn对他似乎很了解,而他对眼前这个东方人,除了知道他叫cn,是父亲的学生之外,其他的一无所知。


    这一次,打破沉默的不再是cn,而是Russia。


   “你……从什么时候起,当了USSR的学生?”


   很蠢的问题,蠢到Russia想把这句话重新吞回去。


    cn愣住了,大概是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,但很快就微笑地答道:“很久了哦。”


  

   “嗯……让我想想。”cn闭上眼睛,似乎在回忆。“那时候,我应该是12岁,你才6岁。”


    他们相差6岁。Russia默默记下了这一点,心里有点小小的惊讶,他完全看不出来cn居然已经25岁了。


   “我是个孤儿。”cn提起这段往事时,语气轻得过分。“遇到老师的时候,我瘦得体重不到80磅。”


  

   “多亏了老师和乌克兰阿姨给我的资助,我才能一直持续我的学业,直到今天。”


 

   “而且,老师教给我了很多人生的道理。”cn的眼神逐渐柔和。“是老师把我从一片黑暗中拉出来的。”


    Russia什么都没说。他知道,USSR曾经当过商人,也曾发迹过,但后来却放着大好的前途不要,偏偏跑去当个老师。


    或许USSR曾经有一些积蓄,但这些积蓄都被USSR拿去资助一些像cn这样的孩子,然后拿着这些钱去世界各地旅行。


    但对他来说呢?


    对他来说,USSR是一个在Russia最需要他的时期缺席的父亲,一个永远对他失望透顶的父亲。


    cn发现了Russia的不对劲,正想说些什么,背后却响起了门铃的声音。


   “喂,Russia,你的书店怎么还是老样子啊。”一个面相有点眼熟的青年手插着裤兜进来了。


    青年随便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,cn没来得及看清书名,只匆匆看到了“百年孤独”几个字。


   青年把那本书翻了翻,cn觉得他大概都没有看清上面写了什么。


   “切,为什么你的书店里都是这种无聊的书啊。”青年一脸不屑地把那本《百年孤独》丢到一旁。“进点像《 Busty Beauties》①这样的不行吗?”


   “不行,我的店里从来都不进成人杂志。”Russia语气冷硬就像一堵墙。“罗根,如果你不买书,就别在我店里待着,还有,别碰我的书。”


   “行啊,我马上就走。”罗根笑眯眯地走到cn身边,伸出了手“嘿,你就是住在我们家的那个东方人?”


    “啊,是的……”cn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手握了上去。“你好,我叫cn。”


    罗根并没有自我介绍,只是用无名指轻轻挠着cn的掌心。


   cn感觉很痒,而且总觉得那里怪怪的,忍不住想把手抽出来,却发现抽不出来。


   “罗根,松开你的手。”Russia的声音冷不丁地响起。


    罗根不紧不慢地松开了手,cn却似乎还没搞清状况,一脸疑惑地看向Russia:“Russia,他是……你的朋友?”


   “噗嗤。”Russia还没说什么,罗根先笑了。“Russia,他也太可爱了吧,你可真是捡到宝了。”


   “嘿,可爱的东方小家伙,晚上陪我去喝一杯吗?”罗根突然搂住了cn的脖子。“我请客哦。”


   “欸?不用了,而且我大概比你想象的年纪要大哦……”cn似乎很不习惯陌生人如此亲近的行为。


    “乓啷!”


    一个巨大的玻璃碎裂声突然响起,把罗根吓了一跳。


    Russia举着一个碎裂了一半的酒瓶,酒液从碎口的边缘往下滴,在地上留下一摊。他用碎裂后锋利的尖刺对准了罗根。


   “滚出去。”


   “好吧好吧,我不碰。”罗根双手举起,一步步往后退。“Russia你脾气实在是太爆了。”


    门又一次被推开,门铃响得嘈杂。


    书店只剩下两个人,还有空气中逐渐扩散开来的酒精味。


    “他,是你朋友?”cn尴尬地讪笑着。“他可真是……调皮。”


     调皮这个词,用在一个已经19岁的青年身上,就如同套上了一件过小的儿童衬衫,紧得难受。


    “你应该见过他的。”Russia找到垃圾桶,把手里的破瓶子丢了进去。“他是隔壁旅店老板鲍勃的儿子。”


   “怪不得,我就说他有点眼熟。”cn恍然大悟。


   “你最好离他远点。”


   “欸?为什么?”


    Russia用古怪的眼神看了cn一眼。“因为他是个死gay,热衷于找各种床伴,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。”


  “如果你不想屁股开花的话,最好别跟他有来往。”


  “咳咳咳——”cn似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,不停地咳嗽。“呃,知道了……”


    cn觉得自己得赶紧结束掉这个尴尬的话题,他看了看周围,最后把目光定格在了地上的玻璃碎片和酒液上。


   

    “嘿,你喝伏特加?灰雁伏特加②?”


    “没那口福,当地牌子罢了。”


  


    Russia蹲下来,试图徒手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,吓得cn赶紧拍开Russia的手。


    “别碰!玻璃不是这么收拾的,你这样会弄伤手的。”


    cn拿了旁边的撮箕扫帚,熟练地打扫地上的碎片。


   

   “你以前没有打扫过玻璃碎片吗?”


   “……打扫过。”以前也摔过酒瓶子。


   “是吗?就像这样用手拣?难道不会划破手吗?”


   “洗干净不就行了。”


   “拜托。”cn笑得无奈。“可能会得破伤风欸。”


   Russia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看着cn打扫地上的碎片。


   为什么他能很好地打扫干净玻璃碎片,却应付不了不怀好意者的靠近呢?


   cn很快就把地上的碎片打扫干净了。


   “今天也来打扰你了。”


   cn把地上那本《百年孤独》捡起来,递给Russia。


   夕阳从门口斜射进来,可以看见空气中飞舞的小小灰尘。


   “我先回去了,明天见。”


    cn的笑容比夕阳的光更耀眼,刺得Russia眼睛微微眯起。


    他听到了门铃被门板触碰而发出清脆的响声,等到Russia再睁眼时,面前已经空无一人。


   只有手中平滑的纸质触感,那本还带着cn体温的《百年孤独》。


   “明天见……么?”


   Russia突然觉得,“明天见”是世界上最美的话,想见的人第二天依然对你微笑,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①:《Busty Beauties》美国某成人杂志。


②:灰雁伏特加,一个法国牌子,被誉为是世界上口感最好的伏特加。



  


   

   


  


  


在外面研学,酒店房间里看叶罗丽精灵梦。

hhh真好看

我好想写黑道paro哦


苏是警察,在五年前去了一个小镇,在小镇上遇到了卖花的瓷。苏看瓷可怜就买下了瓷所有的花,瓷主动决定给苏当一天的导游,然后就度过了很快乐的一天?


苏从瓷口中得知,瓷有一个瘾君子父亲,经常家暴他和母亲和几个兄弟。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所以瓷很早就出来卖花补贴家用。


五年之后,苏在一个当地的黑帮里当卧底,跟那些黑帮老大去当地很有名的日本开的一家娱乐会所。一个黑帮老大点名要这里的花魁,然后苏就惊奇的发现瓷也在里面。


后面你们也猜的出来,瓷就带着苏去房间了。


苏很纠结,他没想到五年前那个目光澄澈的孩子,现在居然堕落至此。他正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,一把匕首就横在他的脖子上。


抬头一看,瓷眼神冰冷似刀。


以下省略300字打斗。。。。。。


总之,苏武功比较高强(?),把瓷压在地上(??)


苏:“你还记得我吗?五年前的事,你已经忘了吗?”


瓷:“是你?”


瓷认出了苏之后,态度就好多了。苏在和瓷的交谈中得知,五年前,在和他分别后不久,瓷的毒鬼父亲就把瓷母打死了,弟弟阿香被卖给了英,哥哥民国忍无可忍杀掉了父亲,在当地最大黑帮(阿美的)的帮助下当官去了。


民国害怕瓷曝他黑历史,就把瓷卖给了日本。


瓷表面上是日本的花魁,实际上就是帮日本杀掉那些妨碍日本的人。


瓷决定把苏放了,以报当年的恩情。苏却和瓷坦白说自己是卧底,问瓷愿不愿意当他的助手,在日本的手下收集黑帮的资料。


然后就是你们喜闻乐见的警匪片?


大概就是瓷的卧底生涯以及和苏的并肩作战。



然而我应该短时间内不太可能会写,黑道paro太难了我不会啊


点文

我才发现我都快1000粉了还没有点过文。

呃。。。。。。好像有点说不过去?

这里可以试着点文一下,cp为美中,俄中,苏中,巴中,或者更新《白云》,当然你们想看我家oc的也行(别想了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?)

最好把想看的paro和梗写上?

我会挑一篇顺眼的写,大概在1000粉之前能写完?

应该是短篇吧,大概。。。。。

【俄中】白云的彼端(2)

依然是俄中hhh

非国设,与时政无关。

苏俄父子向,苏瓷师生向

有私设俄出没,年龄操作  19岁颓废书店老板俄×25岁文艺青年瓷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,而秒与秒之间仿佛隔着一个世纪。


    Russia玩味地看着cn脸上的表情白了又红,如同欣赏川剧变脸。


    “原,原来是这样的吗?”cn的神情很复杂,悲伤中带着忐忑不安。“抱歉,我原先不知道老师已经。。。。。。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让人悲伤了。”


     “虽然早在几年前,老师就跟我说他的身体不大好了,可当时我并未在意。”cn叹了口气。“或许自从两年前他就不再与我通信后,我就应该猜到这一点的。”


     Russia看着cn愧疚的样子,没有由来地感到烦躁。


     可恶,为什么所有人都要用这种语气来跟他说话,难道他们都认为自己一定非常难过吗?


     那个老混蛋死了可是再好不过,他高兴还来不及!


    ”你还有什么事?“Russia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不耐烦。”如果你只是来看望ussr的话,那么恭喜你,你已经完成任务了,可以走了。“


     cn看了他一眼,那种略带怜悯的眼神让他更烦躁了。


    ”不,我还有一件事。“


   ”我要找一本叫《白云的彼端》的书。“ 


   ”不好意思,我从来没有给书店里进过一本叫《白云的彼端》的书。“Russia已经想直接赶人了。


   ”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“cn连忙解释道。“这本书原来是老师送给我的,但我后来因为一些原因遗失了,恰好我知道老师有一本一模一样的,所以就想。。。。。。”


  “那就更不好意思了。”Russia毫不客气地打断了cn的话。“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我那可怜父亲有过这么一本书,而且他的遗物我早就丢了。”


    cn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有人帮他说了。


   “什么?!你把你爸的东西丢了?!!!!“


    尖利的女声像是要把整个书店都撕裂一样。


    Russia把fuck写在了脸上。


    一个矮小但壮实的女人冲了进来,尖底小皮靴把木地板踏得咚咚响。


    ”小兔崽子,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,你把你爸的东西丢了是什么意思!“


    为什么乌克兰婶婶会出现在这里!


    “不,乌克兰婶婶。”Russia用手掩面。“我刚刚口误了,父亲的东西还放在楼上呢。”


    “哼,那还差不多,你要真敢这么做,信不信我现在就扒了你的皮!”


     乌克兰婶婶转头欲走,Russia刚松了一口气,cn紧接的话又让他心头一紧。


    “乌克兰婶婶。”cn小声叫了一句。


    乌克兰婶婶看向了cn,脸上迸溅出惊喜的火花。


     “cn!”


    这位北方女士给了cn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。


     “长这么大了?还知道过来看看?”


    “嗯,我特别想您和老师,就打算回来看看。”


    乌克兰婶婶捏了捏cn的胳膊,有点不满地说道。


     “怎么这么瘦?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啊?”


    说完还用手比划了一下cn的身高。


     “怎么一点都没有长高啊?”


    cn的表情有一些尴尬,但很快就调整过来说。


      ”乌克兰婶婶,我们那边的人都是这么高。“


    “也是,忘了你们东方人都长这样了。”乌克兰婶婶这才恍然大悟。


     Russia忍不住笑出了声,被乌克兰婶婶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

     “笑笑笑,有什么好笑的?人家肉长在脑子里,考了个名牌大学。你呢?肉全长身上,每天跟个酒鬼似的。”


     “乌克兰婶婶,我可能会在这边住一段时间。”cn看到Russia的表情不爽,适时补充道。


 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,正好Russia旁边就有客房,回头我把那里收拾一下你就住进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“不行!”Russia几乎是瞬间就拒绝了。开玩笑,他怎么可能让一个才认识不到一小时的人住到家里,尽管cn和他的父亲是旧识。


     “没事的,不用打扰他了,我可以住旁边的旅店。”cn笑着摆摆手。


     “那。。。。也行,我回头跟鲍勃说一声,让他把最好的房间留给你。”乌克兰婶婶想了想说道。


     “只是我白天想找个地方看书,不知道这附近还有没有图书馆?”


    “我们这破地方哪里有图书馆啊。”乌克兰婶婶敲了敲书架。“你就来这里看书就行,别客气,反正Russia这小子闲着也是闲着,还可以配你聊聊天。”


     Russia本来想像刚才那样拒绝,但正好和乌克兰婶婶威胁的目光对视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求生欲让Russia勉强露出一个微笑,只不过那比哭还难看。


     “当然。。。。。可以,我很欢迎。”


     “那就打扰了。”cn的脸上也露出些许欣喜,只不过Russia现在连掐死他的心都有了。


      乌克兰婶婶走后,Russia再也维持不住脸上的微笑,当即对cn吼道。


     “嘿,你到底几个意思?!”


     “我只是想找到那本书罢了。”cn的笑容看上去很友好,只不过Russia想把它撕烂。


      “好吧,如果你想找到那本该死的书,那请你坐车去城区,那里任何一家大型连锁书店的售货员都比我这个满嘴粗口的废物好,懂吗?!”


      cn似乎并没有因为粗鲁的对待而生气。相反他缓慢而口齿清晰地把话吐出来,就像害怕Russia听不懂一样。


     “很不好意思的是,这本书在任何一家大型连锁书店都很难找到,因为它的首印数量很少,不超过1000本。”


     “而且,Russia,你真的认为我只是为了找一本书吗?”


     “我早就有预感,老师快不行了,因为他特意在信里嘱咐我,让我多多照顾他的儿子Russia。”


      Russia听到这句话,心中一动,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个高大的身影。


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
    “算了,随你。”


      丢下这句话后,Russia又走向了柜台,一屁股坐在椅子上。


     cn耸耸肩,走到一个书架旁,目光在书籍上扫过。


    “嘿,你要是敢把任何一本书弄坏的话,我就把你从这里丢出去。”Russia在柜台后吼道。


     cn没说什么,只是继续看着书架上的书籍。


     Russia看起来似乎在假寐,实际上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东方人。


    然后他看到cn从书架上拿下了一本《普希金诗集》。


    该死,居然是普希金。


    Russia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他保证,如果那个东方人敢把那本书翻开,声情并茂地朗诵出“假如生活欺骗了你”的话,他的酒瓶子就狠狠地砸在那家伙的头上。


    cn确信,他只是碰巧拿起了那本书,但旁边的视线让他怀疑他拿起的是不是一个生化炸弹。


   cn感觉如果他翻开这本书,估计自己的头要遭殃。


   所以他犹豫了一下,把书放了回去,转而拿起了旁边的一本《追忆似水年华》


   换来的是Russia更加诡异的眼神。


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! 提问:

拍下生活中的照片,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?

鱼骨姬 回答:

意味着我的手机内存被占了,以至于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不得不一张张删掉以腾出内存下游戏,最后还一边bb这是什么时候拍的?我为什么会拍这种东西?

为什么现在很多人的id后面加了个cn?


是什么新型组织吗?